推荐线路热推:   团队旅游   |   五一活动   |   自助游        国内游热推:   贵州旅游   |   福建旅游   |   广西旅游   |   湖南旅游   |   四川旅游   |   云南旅游   |   江西旅游   |   自驾游   |   港澳旅游        周边游热推:   春游线路   |   农家乐   |   海岛线路   |   省内旅游         
首页    >    精彩游记    >   一个为你等待千年的凤凰古城

一个为你等待千年的凤凰古城

  一直念叨着要去湘西的凤凰古城看看,不为别的,只为书中那魂牵梦绕的边城风情。 
      9月10日从四川省汉源县抗震救灾回来,觉得随州的天气还是酷热难耐,待婚事圆满完成后,和老婆一起筹划蜜月行程。终于在一个天气比较凉爽的上午,跳上列车遁城而去。在张家界度完了3天的时间后,便马不停蹄地转乘汽车向凤凰奔去。 


       凤凰出名应该是缘自两支笔,一支是沈从文,另一支是黄永玉。叔侄俩一文一画,使得古城名满天下,他们留给凤凰的,是无穷无尽的文化遗产,而文化,无疑是一座城市的魂之所在。没来凤凰之前,就听朋友说这里的建筑依然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貌,是湘西一件臻于完美的文化瑰宝。当城市建设同质化的恶潮席卷全国的时候,当中国复制出一个又一个纽约香港的时候,当洋建筑师设计的座座丑八怪拔地而起的时候,凤凰的守旧更显出了几分难得的风骨,这样一个地方,怎能不让人梦寐以求? 
       车到凤凰,踏上这片土地,便顿觉心旷神怡。随着人群往老街走,但见青山环绿水,蓝天缀白云,好一个人间仙境。连呼吸这里的空气,都是一种享受,清新之中隐隐透着一丝甜意,忍不住要吧嗒吧嗒嘴巴咀嚼一下它的味道。古人养生,讲究吸天地之精华,集日月之灵气,想必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。难怪擦身而过的苗家少女个个都是如此的天生丽质。想起小时候看过的《乌龙山剿匪记》,剧情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,唯一记得的,却是钻山豹的帅气。我不禁傻傻地想,这方风水宝地,把土匪都养育得如此潇洒,更何况心地善良的普通人呢? 
      走在水边的青石板路上,如同走在黄永玉的画卷中。沱江、篷船、石板街、吊脚楼、青山、白塔,简洁的符号勾勒出独特的湘西风情。我的兴奋荡在心田,写于脸上。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,这就是我在网上浏览过无数次的美景!这就是我梦境中的边塞苗疆!街旁各色的酒肆、扎幌、小铺都仿佛在梦里看到过。我与凤凰,分不清楚是久别之后的重逢,还是一见如故的邂逅。早有迫不及待的游客掏出了相机留影。出门旅游不用相机或少用相机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,因为我是用心来旅游的。快餐文化面前,人们已经习惯于了用脚来旅游,汗流浃背地奔走于各个景点之间,每到一处便咔地一声留下到此一游的证据,然后心满意足地赶往下一个景点。我甚至有些恼了,如此这般,也算是对凤凰的亵渎吧。 
      凤凰的精华在于沱江,而沱江的精华在于依江而筑的吊脚楼。傍水人家,把房屋一半建在陆地,一半凌驾于水上,飞出水面的一半靠木桩支撑,这就是吊脚楼。如此布局,许是为了节约土地空间,抑或是为了亲近生命之源。细长的吊脚,古朽的木墙,雕花的窗扇,高翘的飞檐……一切都透着一股远古的深邃,又似蕴含着苗家女儿的娇婉神韵。吊脚楼并非湘西所独有,但是其他地方的远不如湘西的有名,这自然要归功于沈从文先生。既然吊脚楼成了湘西的一大特色,来到这里的旅客免不了都要亲自体验一下,我们的时间安排不好,所以遗憾的未能体验一下江边旅馆的风景。   
      老婆催促吃饭,于是径直奔往街边的大排档,点了一桌本地特色菜。菜肴并不精致,但是吃起来却别有一番与众不同的风味。我最喜欢的是血粑鸭,据说这是必点的凤凰名菜,鸭肉色鲜味爽,血粑清香糯柔,吃起来口香浓浓,让人食欲大增。用罢午饭,心满意足地上街遛达,忍不住又买了几块姜糖,细细咀嚼,香香脆脆,甜而不腻,辣而不辛,让人回味悠长。没想到糖居然还可以这样做。 
      我俩来到码头,雇了艘小船泛舟沱江。爱极了水上行舟的感觉,沱江的水不急也不深,江水在身边缓缓地流淌,水中妖媚的水草摇曳多姿,那变幻着的水草仿佛水中精灵多情的手臂,在召唤着你诱惑着你,让你忍不住想伸手去触探,但是却怎么也够不着。忽然又觉得它们是千万只拂动琴弦的纤手,水底冒出的气泡仿佛是幻而化出的渺茫歌声,有着说不出的魅惑,那歌声涤荡着我的心灵,似乎拭去了平生所有的不快。看久了,忽然间觉得晕晕乎乎,以为自己是悬浮在水中与水草同舞。赶紧把视线转向岸边的青山,才把自己拉回现实。沱江的水远不及九寨沟的清澈,但是依然透露这一股灵性。城依水活,水依城秀,凤凰的神韵中渗透着沱江的凝静,二者融为一体,谁缺了谁都都将魅力尽失。 
      城水合一的极致,当属黄永玉的夺翠楼。黄永玉曾说:“我的童年有过很多离奇的梦想,其中最大的梦想便是在沱江边建造几所美丽的房子。”夺翠楼就是他的梦想之一。夺翠楼并不对外开放,游人只能站在对岸隔江观赏。顺沱江而下,过虹桥,就见岸边有一建筑,飞檐迭起,玲珑雅致,格外显眼。但仍与周围的吊脚楼群、绿水青山浑然一体,相映成趣,全无突兀感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夺翠楼,为黄永玉豪宅之一。夺翠楼依山靠水,掩映在一片翠绿之中,可以算得上是凤凰的第一风水宝地,一个“夺”字,霸气十足。 
       看过了夺翠楼,再去造访沈从文故居。与夺翠楼的豪华相比,先生的寓所要简洁和低调得多。这是一栋已有一百四十多年历史的晚清建筑,典型的南方四合院,分为前后两进,中间是一个小天井。沈从文的祖父,父亲和他自己曾经住在这里,如今部分已经变成了沈从文生平事迹展览室。一张张珍贵的照片,忠实地记录了大文豪的成长经历。先生当年的书房里,当窗户放着一张小方桌和一把雕花椅,这都是先生当年用过的实物。“照我思索,能理解我;照我思索,可认识人。”先生的教诲仿佛在耳畔响起。这位伟大的文学巨匠,不仅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 遗产,他的敦厚纯正更值得后代万世景仰。 


       专程去看了一趟白塔,回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,家家户户都点亮了门前的红灯笼,霓虹灯勾勒出吊脚楼的轮廓,倒影在水中,别有一番情调。食铺的气息吸引着我们走进了一家客栈,选了临江的窗旁就坐,点了几个菜,喝着凤凰人自制的米酒,望着沱江水,胡乱的侃着天南地北。忽然隐隐约约从某只小船传来一曲优美的竹笛声,客人们都默契地停止了谈话,小口喝着酒,静静地聆听着这江面飘来的天籁之音。这就是凤凰的魅力,任何杂碎零乱的心情以及任何不平的情绪在此刻都会宁静下来。我曾在西子湖畔悠闲漫步,我曾在秦淮河边夜赏歌舞,然而那里胭脂气都太重,只有这里,才使我暂时忘却红尘,仿佛超脱于世外。想着滚滚的长江,乱人的心,它或者激发浪遏飞舟的万丈豪情,或者引出英雄逝去的千古浩叹;而这静静的沱江,恰恰相反,涤荡灵魂,让你暂时忘却欲望,享受难得的心静。 
       夜晚漫步在凤凰小街的石板路上,仿佛走在沈从文平和而优美的文字中。江边有小女孩在卖许愿灯,红纸折成的莲花形,中间放着一小截红烛。我们也买了一只,我送开双手,让它承载着我和老婆的祝福顺水漂去。 
       回到客栈已经很晚,脚下沱江潺潺的水声清脆悦耳,空气里弥漫着水草的腥味和泥土的芳香,洁净的被褥,有着阳光的味道。我突然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,问老婆:“脚下的柱子那么细,你不怕这吊脚楼半夜突然塌掉么?现在豆腐渣工程可不少呢。”朋友笑着说:“吊脚虽细,凤凰人是用了心去盖的,倒不了。而城市里的大厦,虽然图纸上有精细的计算,但图纸外却有无良的算计。”感情到了这里,个个都成了洞明世事的哲学家了。 
       第二天早早就醒了,周身上下一股莫名的轻松,躺在温暖的被窝想心事。江边传来妇女们用木棰洗衣服的声音,这种古老的洗衣方式已经不常见了,她们的木棰一起一落,砰砰的响声回荡在沱江两岸。远处还有公鸡的啼鸣声,此起彼落,互相呼应。还有吊嗓子的苗家女在引吭高歌,听不清楚歌词,但曲调宛转,空灵如天籁之音。街上已经开始有动静,早起的人们在石板路上踏出一串串银铃。好一曲美丽的湘西交响乐! 
       剩下的日子,我们依次游览了齐梁洞、南方长城和黄丝桥古城,当年这里都曾发生过惨烈的杀戮。凤凰的历史,其实是一部血泪史。当地土著的苗民,与统治者所进行的同化与反同化,征服与反征服的斗争是何其惨烈!多少苗民血染山道,多少汉将粉身碎骨。当年厮杀在这里的士兵,能否想到今天的民族大融合呢?当年躲避战乱的百姓,又是否能料到,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,有朝一日竟也称了旅游胜地呢?传说中凤凰在大限到来之时集梧桐枝自焚,在烈火中新生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髓。“凤凰涅磐,浴火重生”,这不正是对凤凰历史的最好的诠释么! 
      临走前,老婆想去听涛山拜谒一下沈从文的墓。先生的墓是一如既往的简洁低调,一块天然的五彩石,状如云菇。“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”这是黄永玉在表叔沈从文墓前题写的碑文。碑的背面是先生的姨妹张充和撰写的对联:“不折不从,星斗其文;亦慈亦让,赤子其人。”这实在是对先生一生最精准的概括。碑上铭刻着先生的夫人张兆和为一本回忆集题写的后记:“我至今不能说清,我与从文的相遇,究竟是一种幸福,还是一种不幸?”什么是幸福呢?与平淡的人厮守田园还是和英雄浪迹天涯?谁又能说清楚呢? 
       凤凰的人们每天清静悠然地生活着,慢慢地享用着文化为他们带来的福祉,而我们,却要走了。对于凤凰,我毕竟是一个过客,与老婆来此梦回,我已经知足了。我的心灵深处,已经有了一块地方如凤凰般宁静。

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 深圳驴行天下自助游  深圳市悦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 www.sz5783.com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        浙ICP备14014627号-1   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深南中路1014号报春大厦305室 邮编:518001

在线客服系统